涂料行业的供给侧改革重在提质 其次才是量的稳中求进

  塗料行業的供給側改革重在提質,其次才是量的穩中求進。而擴內需的重點是增量增量增量,其實就是唯GDP論。供給側改革是在淘汰落後産能,拉動企業提質增效,行業升級,消費升級,同時也是將更多的海外購買力留在國內,治療並修複唯GDP論造成的中低端産能過剩、環境破壞嚴重等副作用。也就是說,提質和療傷是塗料行業供給側改革的關鍵。供給側改革和擴內需是把一把劍的兩刃。只是我們以前把注意力,過多地放在了擴內需和拉動內需的三駕馬車上。塗料分析師羅傑卡爾表示,前十幾年,我們的國家一直在擴內需,也就是保增長,其實就是唯GDP論。這是中國抓住世界經濟危機之機,想要迅速崛起所需要的,也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所需要的。經過十幾年的野蠻增長,中國的金融、資本、制造、服務、房地産等行業,殘留著很多與目前經濟總量硬件不相符的軟件滯後問題,土壤、空氣、水、植被等自然環境,被嚴重破壞,中國制造在中低端的落後産能明顯過剩,在高端的先進産能嚴重不足。塗料、鋼材、水泥、光伏等多行業結構性産能過剩嚴重,該到了調整結構,修複過快增長留下的內傷和副作用的時候了。


  表面上看,供給側改革是在通過提高行業門檻,強制淘汰落後産能,加快行業轉型升級,推動企業提質增效,加快産業結構調整和市場消費結構升級,實際上也是國家有意通過供給側改革,升級消費結構,將中國海外消費的龐大購買力,盡可能多地留在國內,以刺激內需,並修複治療唯GDP論對行業造成的中低端産能過剩、環境嚴重破壞等副作用。十二五規劃後期,我們已經進入悄然進入消費升級時代。最典型的表現就是,全世界每年生産的奢侈品,都有一半甚至一半以上,被中國消費者買走。2015中國海外消費金額達1.2萬億元,繼續蟬聯世界奢侈品消費的主力,成爲世界經濟低迷中,最亮麗的一道風景。1.2萬億,相當于半個上海,相當于5個順德。如果將這1.2萬億海外消費留在國內,2015中國的GDP增長將是7%,而不是6.9%。


  塗料分析師羅傑卡爾表示,雖說經濟下行,但在消費升級時代,中國高端消費者的購買力,並未受到什麽影響。與此同時,中國的消費主流群體的好惡,也正在由低端的物美價廉,向高端的高品質高價格發生蛻變,雙主流的消費格局正在形成。喬布斯時代,還是高大上的蘋果手機,庫克時代已經成爲街機。隨著Mate8、P9的發布,華爲手機已成爲率先轉型爲高端的國産手機品牌。再說塗料,定位于高端的芬琳漆,2015年增長30%。早已達到百億規模的立邦,2015年也增長了兩位數。大數據之下,消費升級已成爲不可逆轉的趨勢。需要高品質産品、接受高價格的消費者,正在成爲未來的主流消費群,而需要價格便宜、質量一般的主流消費者,正在開始減少。


  這就爲中國制造企業提質增效,中國制造行業轉型升級,提供了巨大的市場需求。而這種日益強大的市場需求,正在倒逼企業提質增效,行業轉型升級,實現消費升級。當然,國家也在用立法和稅收、立項、金融等杠杆,強行淘汰落後産能,增加先進産能,填補産業空白,適時引導中國制造向中國智造升級。未來的塗料市場,行業集中度會進一步提高。市場份額,會逐漸向價格較高、質量上乘、重視服務的高端塗料品牌集中。當然,小而美的塗料品牌和地方品牌,仍然會有生存空間,只是由地方品牌發展成全國品牌的機會和空間,再次被壓縮。質次價廉的低端塗料和無證的、偷稅的黑加工廠,將在供給側改革中逐漸淡出或完美隱形。而價格便宜、質量穩定、品牌影響力大的塗料,將向工程塗料渠道集中。